020-28018698
关注我们:
首页 > 美莱品牌 > 媒体报道
【广州日报】赴韩国整形 整到变晒形

  转载于【广州日报】——

  

 

20141112A16_brief.jpg

 

 

  随着韩剧、整形真人秀节目的热播,很多爱美女士动了心,希望通过整形弥补外形上的不足。不管花多少钱,能去韩国整容似乎成了时尚,但是如果不幸整形失败,她们将很难维权,她们中的有些人甚至掉进黑中介、黑节目的陷阱。

  宓女士:美女整完变朝天鼻

  宓圆圆今年39岁,和丈夫结婚多年并且有一个15岁的孩子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在网络上看到一个韩国整形真人秀,该节目专门找一些脸上有缺陷的女生,通过整形来让她们“大变身”。本身长相不错的圆圆心动了,去年9月,她瞒着父母,前往韩国整形。抵达韩国后,圆圆找到真人秀节目中所推荐的某家医院和医生,咨询后医生指出她鼻部稍有不平整,额头较高,需做出鼻部综合整形以及发际线下移的手术设计,即要将头皮掀起向下拉一厘米,并且再三强调手术的风险很小。虽然手术费用约需人民币15万元,但圆圆当即交钱。出院后,她便发现自己鼻梁是歪的,鼻孔是朝天的,发际线也是弯弯曲曲、凹凸不平的。震惊而又无助的圆圆当即便问医生,医生当时以“过几个月便会好的”敷衍了事回复她。

  靳女士:演员参加整容秀越整越丑

  靳魏坤今年27岁,是影视演员。2014年1月被韩国某整容秀节目选中为打造案例,承诺帮她免费整形。“幸运的”她满心欢喜地赴韩,但是残酷的结果让她从“求美者”变成了“毁容者”。她在三天内接受两次全麻,共实施了胸部修复、双眼皮、开眼角、隆鼻、颧弓降低、下颌角切除及下颏后移术等7项手术。术后,她发现自己左右两边脸不对称,颧骨一高一低,鼻子歪斜,重要的是,自己满意的下巴被医生后缩了。

  “我在术前和医生一再强调不要动我的下巴,可他们不尊重我的意愿,等我醒来后发现下巴被他们后缩了,短了一截,比我以前的下巴丑了很多。” 靳小姐回忆,直到上手术台前的5分钟,院方才给出协议让她签名,而当时马上就要做手术了,她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去看协议的内容。靳小姐透露,就连当初她报名的节目也只是韩国一家冒充韩国的SBS电视台的小电视台的山寨出品。

  陈女士:整后鼻歪嘴斜老十岁

  来自深圳的陈怡丽今年33岁,从事韩国服装外贸生意。在韩国批发衣服期间,她曾经聘请过一位姓高的女子当翻译,这名翻译后来定居韩国并从事整形中介职业。怡丽在韩语翻译的介绍下,来到了韩国一家整形医院,据怡丽介绍,该医院当时还拿出了中国某女星的照片,称该名女星是在她们医院做了整形手术,并且有许多中国大咖都是慕名而来的,还称如果陈怡丽不是有熟人介绍,一般人来医院都是不接受的。

  陈怡丽做了鼻综合与隆下颏手术,由于她在2005年时注射过奥美定丰唇,所以为她主刀的医生切去了她部分唇部组织。但术后的陈怡丽看上去鼻子歪斜,嘴唇不对称,面部肌肉僵硬,看上去像苍老了十岁,而且五官看上去非常别扭。

  4年来,她多次往返韩国进行修复,前后花费60余万,这不仅花去了她准备出国的全部积蓄,还使得她现在处于负债的状态。男朋友也因此和她分手了,家人对她一意孤行要去整容的行为非常不理解,为此她还患上了抑郁症,每日都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。怡丽说,她和医院协商索取赔偿无果。

  维权难:到医院门口示威被泼方便面

  今年6月,宓圆圆前往韩国向这家医院讨说法。她先和院方协商,但医院态度强硬、不予理睬;无奈和气愤之下,她拉起横幅,连续1个月去到该医院门口示威,但是医院的保安出言相骂,拿方便面泼她,甚至还动手打她。

  宓圆圆6月在韩国的维权持续近1个月。韩国法律允许自然人示威,但这些整形示威者多次遭到医院报警,被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。“有一次我被带到警察局,一个警察拿出厚厚一沓案卷告诉我:还有比你们更严重的都维权不成功,你们这些脸还能看的就别闹了,回去吧。”

  医生:赴韩整形要慎选医院

  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会长高建华表示,去韩国整形的人数逐年递增,存在几个客观问题,一是距离,长途跋涉造成抵抗力下降,感染几率增加;二是信息不对称,单身赴韩美容,身处异国与韩国医护人员沟通困难,容易因言语问题导致信息不对称。她说:“韩国与中国乃至所有国家一样,有技术好的医生,也存在技术差的医生。消费者选择的应该是医生,而不是国家。只要技术高超,具有行医资质,是哪个国家的反而不那么重要。”如果一定要赴韩整容,她建议谨选医院,因为韩国某些小诊所可能仅有一两名医生,且经验不足,很容易导致手术失败。